学习经济学的一点体会(四) 光纤在线C

首页

2018-12-13

经济发展可以说是经济学理论里最迷人的领域之一。 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卢卡斯曾经说过:“一旦人们开始思考经济发展问题,他将很难再顾及其他问题。

”大约因为课时的原因,在初级和中级的宏观经济课堂上,经济发展都被当成了时间允许情况下的选讲内容。

笔者真正接触发展经济学是研究生学习开始的时候,而且因为课程安排的原因,跳过了基础课程而直接从阅读发展经济学的论文开始学习。

我们的任课老师是一位来自俄罗斯远东区首府哈巴罗夫斯克的女老师,也是前面提到那位教授宏观经济学的“学生杀手”的夫人,也一向以教学严厉见称。

其实在第一节课上她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一上来她就给我们展现一幅俄罗斯地图,让我们找她的家乡在哪里。

说起来在全班同学中,家乡离她家乡最近的就是我了,这一下子让我对她有了好感。

她说话很快,态度也很和善,看起来好好人的样子。

可是一旦真的上起课来,我就不习惯了。

和她先生一样,她的板书很难认,逻辑性也不强,东一块西一块。 在我的经验中,科研水平比较高的教授通常有这个问题,思想太跳跃,讲课总是缺乏条理,对学生的主动性要求很高,对像我这样基础不好的学生不太合适。 讲经济发展,离不开198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索洛的模型。 基于新古典主义宏观经济学的索洛模型设定经济增长来自劳动、资本和技术进步三者,在满足比较苛刻的条件下,认为实物资本的积累不同无法解释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人均产出的不同,决定不同的是储蓄率,人口增长率,初始期技术发展水平等的综合因素。 索洛模型强调储蓄率,折旧率,人口增长率与技术进步率保持不变,其基本方程是资本演化与产出的关系。 在该模型下,对一个经济体来说,无论其起点在何处,经济总会收敛于平衡增长路径。 决定经济增长的根本是技术进步,储蓄率,天灾人祸等只会对经济发展带来暂时效应。 与新古典主义一脉相承的是,索洛模型认为政府政策对于经济增长的作用是无效的。 记得上课的时候,老师特别用这个模型说明前苏联在1930年代经济的快速成长只是强制积累带来的暂时高速发展,长久看不可能超过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

同样中国今天的高速经济成长也不是可长久持续的。

说起来我一直对这样的结论耿耿于怀。 索洛模型提出是在1950年代,正是冷战高潮和苏联经济发展势头超越西方的时代。

索洛的经济增长模型无疑给西方各国政府打了一剂强心针。

一同其他宏观经济学理论意义,发展经济学的理论模型也是有着很强的时代痕迹。

最早的经济增长理论是18世纪英国人马尔萨斯的理论,认为人口数与生活水平从长期看是基本不变的;技术进步会带来人口增加,但不会带来生活水平提高;疾病,战争会带来人口大量减少,但却带来人均产出的提高。

相反,人口的不断增多,会带来生活水平的下降。

这一结论被称为马尔萨斯陷阱。

马尔萨斯的这套理论很好适合了工业革命之前的经济发展状况,但是却无法解释工业革命之后的场景。

哈罗德多马模型是索洛模型之前最重要的经济发展模型,也是索洛模型的基础。

这个模型是在1940年代提出的,主要要解释的是1929年的大萧条,被认为是一种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发展理论。 这个模型很好地解释二战后劳动力充裕的经济增长。

其主要结论是高储蓄率带来高增长,因此也是苏联式经济增长的很好注解。

美国经济学家据此提出了所谓的五阶段的经济起飞模型,成为1960年代美国对外经济援助的理论基础之一。

索洛模型的假设之一是储蓄率不变,后来的许多模型都试图对此完善。 根据罗伯特巴罗的“经济增长”一书,现代意义的经济发展理论始于英国经济学家FrankRamsey,他在1920年代的理论被四十年后的Cass-Koopmans模型所吸收,研究了一个可以无限期生存的家庭的储蓄率的确定。

2010年诺奖得主PeterDiamond的基于IrvingFisher以及MauriceAllais和萨缪尔森等人工作的世代交替模型是另外一个研究储蓄率确定的增长模型。 这个模型对于社会保险体制和公共债务问题有重要意义。 由于引入了可变的储蓄率,Ramsey模型和OLG模型都可以引入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政府购买可以投入公共消费或者公共投资中。

政府对于经济发展的作用将会在下一篇文章里详细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