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哈佛大四医学生不得了,NEJM发文纠正“医生职业倦怠”

首页

2018-12-10

  说到医生“职业倦怠”,大家大概都能扯出一些老生常谈——工作时间太长啦,杂事太多啦,电子病历填得要崩溃啦……  但是,前几天,《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了一篇完全反套路的文章来谈职业倦怠,这篇文章追根溯源,指出我们现在逼逼个没完的那些因素,恐怕并不是职业倦怠的症结!  NEJM原文标题:为了打倒职业倦怠,组织起来!  更牛逼的是,这篇文章的作者现在医学院还没毕业……  人家以一个(学士)的抬头,就在NEJM这种挤满和双料博士的杂志上独立发了一篇文章了。   虽然是Perspective,但也是羡煞旁人。   作者就是这位小哥,目前在读哈佛医学院,本科大学,学的是地质学和拉丁语……毕业之后工作了5年才上的哈佛。

  可能是因为当了5年的“社会人”,再进入医学院学习,他看问题的角度有点与众不同……  职业倦怠的起源  职业倦怠(Burnout)这个词不是从来就有的,是1970年代被HerbertFreudenberger创造出来的。

  HerbertFreudenberger  HerbertFreudenberger是一名心理医生,当年他在一家免费诊所工作。

他上班那会儿,还不存在什么“医生工作量超大”“电子病历填起来没玩没了”“文书工作太多”的情况。

  Freudenberger当初研究职业倦怠,也并不是针对医生去研究的。 但是他发现,职业倦怠在某些特定工作岗位发生率特别高——像他一样在免费诊所工作的、在治疗团体工作的、在求助热线工作的、在灾害干预中心工作的、在妇女诊所工作的、在男同性恋中心工作的……  Leo小哥指出,当年Freudenberger提出的造成职业倦怠的风险因素中,除了日常工作单一之外,还有一点是关于人格的——人们“给予”的需要没有被满足。   这句话看起来有点绕,大约就是我们想要对他人有帮助,因此来产生自我价值,这一点没有满足的话,也被认为会产生职业倦怠。

  文章解释,一个医生如果常常要面对这种情况——给患者开的处方上写着“饭后服用”,而贫穷的患者根本连吃饭都成问题,即便你的药物是免费的,他也无法按你的想法去服用;或者在诊病的时候发现,患者根本穷得连保暖都做不到,而自己除了傻不拉几的写一份医嘱告诉患者的房东“切断供暖会让患者疾病恶化”之外,啥也做不了……  这样的事情多了,就会使得医生发生职业倦怠。

  换言之,他认为,并不是那些疑难杂症,那些不治之症在打击人,真正让医生产生职业倦怠的是“明明可以治疗,却无能为力”——也就是,“给予”无法实现。   如果只是捞溺水者,你会累死  小哥在文章中说,自己现在念到大四,身边各种职业倦怠警告,什么揿鼠标揿到死(电子病历)、工作时间超长、感觉自己只是巨大机器上的一个齿轮、太多官僚主义工作……  这些警告听听蛮吓人,作为一个新入行的,他也被唬住了,但是作为一个有工作经验的社会人,他发现,这根本就不是Freudenberger说的那种职业倦怠……  而Freudenberger所说的职业倦怠的原因,也根本就没人重视。

  小哥表示,你们不重视,那我来重视一下。   他举了一个“拯救落水者”的例子来说明医生职业倦怠的状态——  一组人出去郊游,发现河里有很多落水者,这群人纷纷跳下去开始捞起落水者。

尽管他们都很努力,捞起了一个又一个的人,但是落水者还是不断的顺流而来。   捞起一个,马上又要跳下去面对下一个。

最后,大家都感到很疲劳也很难受。   这时,有一个人不再下河捞人,而是沿着河岸往上游走。   大家问:“你怎么不捞了?你要去哪?”  这个人回答:“我要去上游看看,是什么让这么多人落水。 ”  小哥说,医生的职业倦怠就像这些不停捞落水者的人,不断的在下游重复的面对一个个落水者,每天看着病人,不断的面对在技术上可以解决却在制度上无法解决的问题……  我们应该考虑到上游去看看。

  集体行动,别做孤胆英雄  就像上文所述,导致医生职业倦怠的无力感,来自面对无法解决的问题。   小哥指出,这其中还有另一个问题。 那就是医生往往是独自面对这些问题的。   他说,从医学院开始,医生就被有意的引导出一种幻觉,那就是“我们都是孤胆英雄”。   一方面,个人能力被强调,甚至医学院会教育学生,医生之间是相互竞争的;另一方面,又给予医生一种能够扭转大局,危难时刻显身手的英雄感。

  这种观念深埋在医疗圈的文化之中,对很多人来说,白大褂和处方签是个人能力的最高表现形式。   但是,碰到那种“病不难治,没钱才难”的患者的时候,技术上再厉害的医生,也会被这种现实挫败。

  这个时候,“孤胆英雄”的幻象破裂了,英雄没了,只留下孤独……  既然孤胆英雄不可取,那就“集体行动”来对抗。

  并不是一起上上班会会诊就是集体行动,小哥在标题里就说了,要“有组织”。

  他说,遇到一个贫困的患者,你呼吁把他放到救济名单上,是非常势单力薄收效甚微的。

有这样遭遇的医生应该组织起来,和患者一起,去诉求一个更合理的社会机制,让贫困人群住得起房,吃得饱饭……  他解释,这就是到上游去的集体行动。

这种集体组织能让医生产生归属感,不再感觉一个人在战斗,也能感觉自己正在解决问题,而不是无能为力。

  可以说一箭双雕了。   医生怎么看?  对于小哥的这通分析和提议,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副教授JohnKugler()表示,小伙子相当可以,在职业倦怠的研究上,他这个提法相当聪明,他指出的问题确实是一个盲区。

  JohnKugler  虽然Kugler教授认为,职业倦怠可能每个医生的理由都不一样,但是集体社会行动是个好办法。 他举例说,斯坦福医学院的儿科轮转课程里,就有这种项目。

比如组织大家去州立法机关,集体推进一些相关的法律程序。

  从一个教育者的角度,Kugler教授提出,可以考虑在其他专业里也设置这样的项目,让大家多参加集体社会活动。   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毕业的DinahApplewhite(),目前在麻省总医院做住院医,对组织起来去上游还是颇有感触的。

  DinahApplewhite。